周默

离开前用尽热爱

北大上我。

原以为能在园子里激情写文。

现在连清北tag都不想刷了。

北大上我。

把四年多前没听完的直播听完了,没打算再去看四年前掀起轩然大波的留言。
最近开始念旧又没精力再对自己追究,想把他们还当傻白甜打打闹闹宠妻无度的cp嗑。
虽说打心底里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那件事的疤痕还在,时间抹不平。可是算了。
因为一切到底还和之前几乎是一个样子。说到底死揪着那件事不放不肯跨过心里的坎的还是我们这些只是陪着经历过的人。
你看,他们早都亲密如初,其他朋友嬉笑调侃一如往常。当年散人带着嘲讽又自嘲的语气发出那条“别萌陆散,太虐”的时候,散人向陆夫人和粉丝道歉都不肯写出陆夫人的名字的时候,他肯定是没想过四年之后陆夫人会在八十多分钟视频的标题上堂而皇之地写上陆散这两个字。
BBT删个什么劲啊。还会有新视频嗑的。
他们不知道,之后的日子里他们还一起旅游一起录了视频传上B站,在过山车上十指相扣在联机游戏里或语气轻快或语带宠溺。
他们还有那么长的时间相处,何苦为难自己,念念不忘一早掀起的底牌。
到这个份上,再认真也挺没劲的。
没心气再自己找虐受了,就还当他们一直是好友吧。然后悄悄地把他们当cp萌。
尽管cp向的视频投稿大多都停止在了四年前,没撑过最虐心的时候。
但总会有新鲜的互动交流可以找糖,总有人会产粮的。

一会把旧作补个档,就再也不回想那件事了。
反正也打扰不到真人,我就放过自己吧。

我觉得我入的所有圈里都有人喜欢陆夫人
这是第几回突然看到熟悉的描写了哈哈哈哈哈哈

吹我校的玉兰
以毕业年级学生的身份

【高栾】雪

高峰抬头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忍不住感叹:“这也是天公作美啊。”
栾云平从他身后走出来,也是没忍住就捧了一句:“天公还能管到加拿大去?”
“你该问,天公准活到这时候了吗。”
栾云平没往高峰那边看,但他知道身边站着的那位肯定隐去了笑意。
这么多年,谁也都变了样子。
他栾云平,从当年直愣愣的青涩走到了如今的老成持重,对师弟徒弟和师侄都是一样的关心爱护,沉稳的样子越发像那传说里的定海针。老观众赞他是越来越好台风也越来越稳,他开心,踏踏实实接着往前走。
身边的高峰当年活儿就使得好,有了岁月的沉淀之后又添了个“更”字。不过他不像自己,自己十来年过去还是一个长相,愣是没变。他顶着日渐稀疏的头发,脸也是逐渐大了起来,从当年的轮廓分明变成了如今的高圆圆。随便哪条微博底下都能看见观众苦口婆心,“高老板,您减减肥吧。”
但栾云平也是知道的,时间圆润了高峰的外形,却没能磨圆他的棱角。硬和倔都是骨子里的,什么也改变不了。
也只有在他面前,自己才永远是当年的样子。仰望着,担心着,却知道他不会依赖自己的关怀。
有些话似乎是不该说,有些情也似乎是不敢表。似乎他眼里的高峰就得永远是高山仰止,似乎以他师侄的身份压根就不该去安慰,不该窥知他的伤心。他深知若是当年的自己一定是这么想,一定是不敢。
他也深知如果自己愿意,大可以一句玩笑划过去。但是,这么多年了。
他也与高峰并肩而行这么多年了。
他们是多年搭档,是爱人,那么遇了事就得相互支撑,无论如何。
他又走近高峰一步,像是着意强调自己要完成一件亲近非常的事,这份亲近,不单单指身体上。
“高老板。”栾云平寻到了高峰的手,而后握了上去,就那么握着。
总队长身子骨弱,再赶上大雪天,手指根本就是冰凉。但他笃定在这寒冷的雪地里,自己仍是温暖的。
他希望,是高峰可以依靠的温暖。
高峰没说话,手却用了力,栾云平觉得他要是再使劲一点,自己本来就冷得僵硬的手指就得发疼了。
“小师叔,我在这呢。”
“小栾。”
两个人都内向,话不必很多。这就够了。
良久。
“小栾,你放心。”
他转头看过去,高峰的脸上仍有毫不遮掩的未散的阴云,却真心实意地笑着。
笑了好,更何况他二人都明白,肯表露出来的难过失望都会平复。
路还长,就算同行者寥寥无几,也还有你我可以相守。守着彼此,也守着这条路。路还长着呢。
二人对视一眼,藏不住的默契。那是两心相知。
“你别动,我给你拍一张留作纪念。”
“纪念什么啊?”
“随便的事,我愿意纪念苹果好吃你也管不着知道吗?”
“德性。”
话是没溜,笑可是真的。至于纪念的到底是什么,咱们就假装真是苹果好吃吧。
END

我愿我呀 一生都在规矩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