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默

离开前用尽热爱

考四级时的我:我不会弄啊我操

【云次方】而我们甚至根本没有见过阿云嘎教授

S大bbs>>灌水区>>


【求助】而我们甚至根本没有见过阿云嘎教授


1楼 楼主


rt,谁能向弱小又无助的新生科普一下阿云嘎教授啊......




2楼 刑案令人绝望


lz法院大一新生吧。




3楼 或许我能拥有阳性条带吗


lz法院大一新生吧。




4楼 ssfd


铜球!给大家坐下了!




5楼 卖java的小女孩


lz和4楼法院大一新生吧。




6楼 文系学长


楼上别逗学弟学妹了。给两位指路,法学院官网有教师简介的。被郑教授的民总课吓着了吧?




7楼 楼主


!!!谢谢学长!!!


阿云嘎教授在民总课上的存在感超高的啊!我甚至怀疑我们是不是应该先上一年预科,内容是......


“阿云嘎教授是法学院教学背景的一部分”?


这门课到底是叫《民法总论》还是叫《如何用100种方法cue到阿云嘎》啊!




8楼 我是怎么考上S大的


咦其他院的新生蹲一下?嗅到了jq的味道?




9楼 ssfd


等、等等,除了8楼小伙伴,3楼和5楼好像也不是我们院的吧?




10楼 ssfd


不过......翻完官网回来说,阿云嘎教授也好帅啊......




11楼 卖java的小女孩


学妹你反应太慢啦。


话说回来,又有谁在大一的时候没迷醉过双云的绝美社会主义兄弟情呢?




12楼 文系学长


我的外院女朋友当时第一次和我说话就是因为看到了我手里的宪法学讲义。


于是她鼓起勇气向我搭讪,为了......


围观郑云龙教授和阿云嘎教授的八卦。


现在想想还是觉得超可爱。




13楼 我是怎么考上S大的


所以两位教授已经火遍全学校了吗......莫名兴奋是怎么回事?有哪位小伙伴能告诉我原委吗?


以及楼上居然喂狗粮,汪。




14楼 不算命不看相不读心谢谢谢谢


提醒学弟/学妹,如果这种程度你都认为是狗粮,那下边的内容会对你产生很大的冲击。令你产生条件反射。使你获得LTM。




15楼 刑案令人绝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楼上学心理的?马甲太经典了吧,你们院院衫上的拒绝三连是我们的快乐源泉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以及哪位大一的同学来回复一下13楼?郑教授的狗粮经常翻新,主力应该是你们啊。




16楼 楼主


我回来了!放着我来!


等我码字!!!




17楼 我是怎么考上S大的


乖巧坐等




18楼 他们怎么什么都会


咦楼上我们的马甲出自同一个表情包?


同蹲。




19楼 或许我能拥有阳性条带吗


我也蹲一下。


双云就是好磕啊,今天也是有新糖吃的一天。




20楼 ssfd


突然嗨了起来??


那我来补充!!




21楼 马歇尔


蹲!总觉得一会儿学姐会有更大的料?




22楼 楼主


我们说的是郑云龙教授的民法总论课。


我对郑云龙教授的第一印象就是帅。真的帅!


优雅沉静,简直就是王子啊......


但从第二节课开始,我们的民法课就进入了漫长的阿云嘎轰炸。


第二节课开始没多会,郑云龙教授突然问:“你们知道阿云嘎吗?”


我们:啊?啥???马什么梅???


郑教授也就停了0.5秒吧,无视我们的懵,直接开始用阿云嘎教授举例子。


密度大概多大呢,一节课至少一次吧?


但我们根本就不认识阿云嘎教授啊!


我们私下的群里每次都很崩溃好吗!




23楼 我是怎么考上S大的


......这就没了?




24楼 他们怎么什么都会


不是,郑云龙教授说了啥呀......楼主又为什么发这个帖子啊?只为了吐槽吗?




25楼 ssfd


wait!!!


大家等一下先别出帖!


楼主你清醒一点!你看一下学长学姐的口风!大家都是自己人好吗!而且都没在怕的!那你怕个鬼啊直接撒糖啊!!!咱们群里聊的东西也能说!学长学姐说的双云肯定就是咱们想的那个意思吧!!!




26楼 刑案令人绝望


噗。


楼主的谨慎值得鼓励,但这对没必要啦。


磕双云的同好遍布S大上下,教职工里也有很多自己人,老师们都经常拿他们开玩笑的hhhh




27楼 他们怎么什么都会


还好我还没出去。再等。




28楼 卖java的小女孩


楼主有点可爱啊,是不是之前打了很多字又觉得不安全,然后都删了?




29楼 楼主


是的😭😭😭


没关系我可以重说!




30楼 楼主


来来来各位其他院系的小伙伴们!


郑教授在给我们讲非法人组织的分类的时候,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我和阿云嘎教授设立过一个合伙企业。”


在这解释一下,合伙企业,合伙人对企业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任一合伙人对外可代表合伙企业。


通俗一点说就是企业欠一千万你就得还一千万,不存在企业破产人没事的情况;而且你的合伙人随时都能把合法地把企业卖了。


我知道可以制定章程防范这种情况的发生,但问题是......你直接开个公司不就好了吗?


瞒着别人卖企业的事根本不能行,而且你只用负有限责任啊。郑教授本人都说了已经很少有人成立合伙企业了啊。


刚才从官网上看到阿云嘎教授研究的也是民商法领域,ok,fine.


请问这是什么独属于专业人士的情趣吗?两位民商法专家用一纸合伙企业登记书代替结婚证吗?你还别说,风雨同舟荣辱与共的关系倒真是挺像的。


不夸张地说当时教室里小一半人都没忍住倒吸了一口气。然后郑教授他......瞄了一下台下,有点享受的样子?


啧,要不是我比他小上十几岁,我真想说他当时的样子特别像只黑猫。


你们见过吃饱喝足之后被撸毛的猫的神情吗!就跟那个很像!他绝对在暗爽!!!


楼主该上公选课了,一会回来更。




31楼 ssfd


楼主你不是已经说出来了吗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32楼 我是怎么考上S大的


一上来就这么真???




33楼 刑案令人绝望


果然是新料。


双云糖撒了那么多届,居然还能推陈出新。


szd!(破音




34楼 马歇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学姐也好可爱


在现场!


我实名认同楼主像猫的比喻!!




35楼 油爆虾好吃


我说我那篇关于合伙企业的论文怎么让郑教授看着看着就笑得跟个三星堆似的呢。


原来是有这么个缘故啊......




36楼 刑案令人绝望


学长!!




37楼 卖java的小女孩


学长!!!




38楼 楼主


咦是出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人吗?




39楼 文系学长


35楼是郑教授的一个研究生啦。


本人超可爱,也是个大手。好多日常糖都是学长爆出来的。




40楼 ssfd


楼主上课划水哦。


还有三星堆是什么鬼......?




41楼 文系学长


[图片]




42楼 ssfd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三星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3楼 油爆虾好吃


学弟你别这样啊,郑教授在新生眼里的形象目测还没崩呢。


来来来大家都把那张表情包忘掉,看我,我们回归正题。


阿云嘎教授本人比官网上那张照片胖一点,很暖的。我和两位老师有时候会一起吃饭,各位,帮青岛人剥虾的内蒙人了解一下?


我一个孩子,我为什么要承受和年纪不符的另类狗粮。为了能成功毕业,我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你们以后有可能学到阿云嘎教授开的《物权法》,课上花式吹郑教授不要更多哦。而且两位教授的课上福利也不少,我在他们的课上吃到过各种小零食。两位人超nice,课间一般都留在班里答疑。邮件约答疑也很耐心,而且经常有两位大佬在一间办公室里双师教学的王炸待遇。


学弟学妹们可以期待一下。




44楼 刑案令人绝望


学长郑教授吹的人设不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新料也要硬说一大堆话转移话题吗?




45楼 油爆虾好吃


这几个月不在学校,我有什么办法,我也想毕业啊。不过我马上就能回去和郑教授朝夕相处了,大家等我!




46楼 或许我能拥有阳性条带吗


等你等你!


楼主还没下课吗?等着新糖投喂。




47楼 我是怎么考上S大的


卧槽还好我又进来看了一眼,接下来我能拥有学长和同学的双份撒糖了吗?




48楼 楼主


我突然接到了学工的ddl


明天再更新,大家别急。




49楼 ssfd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种卖关子的感觉?那我也不急着爆料,直接等你啦




50楼 刑案令人绝望


那我去帮你们整理一下有记录的旧糖吧,交完刑案作业神清气爽。




tbc

把四年多前没听完的直播听完了,没打算再去看四年前掀起轩然大波的留言。
最近开始念旧又没精力再对自己追究,想把他们还当傻白甜打打闹闹宠妻无度的cp嗑。
虽说打心底里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那件事的疤痕还在,时间抹不平。可是算了。
因为一切到底还和之前几乎是一个样子。说到底死揪着那件事不放不肯跨过心里的坎的还是我们这些只是陪着经历过的人。
你看,他们早都亲密如初,其他朋友嬉笑调侃一如往常。当年散人带着嘲讽又自嘲的语气发出那条“别萌陆散,太虐”的时候,散人向陆夫人和粉丝道歉都不肯写出陆夫人的名字的时候,他肯定是没想过四年之后陆夫人会在八十多分钟视频的标题上堂而皇之地写上陆散这两个字。
BBT删个什么劲啊。还会有新视频嗑的。
他们不知道,之后的日子里他们还一起旅游一起录了视频传上B站,在过山车上十指相扣在联机游戏里或语气轻快或语带宠溺。
他们还有那么长的时间相处,何苦为难自己,念念不忘一早掀起的底牌。
到这个份上,再认真也挺没劲的。
没心气再自己找虐受了,就还当他们一直是好友吧。然后悄悄地把他们当cp萌。
尽管cp向的视频投稿大多都停止在了四年前,没撑过最虐心的时候。
但总会有新鲜的互动交流可以找糖,总有人会产粮的。

一会把旧作补个档,就再也不回想那件事了。
反正也打扰不到真人,我就放过自己吧。

我觉得我入的所有圈里都有人喜欢陆夫人
这是第几回突然看到熟悉的描写了哈哈哈哈哈哈

【高栾】雪

高峰抬头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忍不住感叹:“这也是天公作美啊。”
栾云平从他身后走出来,也是没忍住就捧了一句:“天公还能管到加拿大去?”
“你该问,天公准活到这时候了吗。”
栾云平没往高峰那边看,但他知道身边站着的那位肯定隐去了笑意。
这么多年,谁也都变了样子。
他栾云平,从当年直愣愣的青涩走到了如今的老成持重,对师弟徒弟和师侄都是一样的关心爱护,沉稳的样子越发像那传说里的定海针。老观众赞他是越来越好台风也越来越稳,他开心,踏踏实实接着往前走。
身边的高峰当年活儿就使得好,有了岁月的沉淀之后又添了个“更”字。不过他不像自己,自己十来年过去还是一个长相,愣是没变。他顶着日渐稀疏的头发,脸也是逐渐大了起来,从当年的轮廓分明变成了如今的高圆圆。随便哪条微博底下都能看见观众苦口婆心,“高老板,您减减肥吧。”
但栾云平也是知道的,时间圆润了高峰的外形,却没能磨圆他的棱角。硬和倔都是骨子里的,什么也改变不了。
也只有在他面前,自己才永远是当年的样子。仰望着,担心着,却知道他不会依赖自己的关怀。
有些话似乎是不该说,有些情也似乎是不敢表。似乎他眼里的高峰就得永远是高山仰止,似乎以他师侄的身份压根就不该去安慰,不该窥知他的伤心。他深知若是当年的自己一定是这么想,一定是不敢。
他也深知如果自己愿意,大可以一句玩笑划过去。但是,这么多年了。
他也与高峰并肩而行这么多年了。
他们是多年搭档,是爱人,那么遇了事就得相互支撑,无论如何。
他又走近高峰一步,像是着意强调自己要完成一件亲近非常的事,这份亲近,不单单指身体上。
“高老板。”栾云平寻到了高峰的手,而后握了上去,就那么握着。
总队长身子骨弱,再赶上大雪天,手指根本就是冰凉。但他笃定在这寒冷的雪地里,自己仍是温暖的。
他希望,是高峰可以依靠的温暖。
高峰没说话,手却用了力,栾云平觉得他要是再使劲一点,自己本来就冷得僵硬的手指就得发疼了。
“小师叔,我在这呢。”
“小栾。”
两个人都内向,话不必很多。这就够了。
良久。
“小栾,你放心。”
他转头看过去,高峰的脸上仍有毫不遮掩的未散的阴云,却真心实意地笑着。
笑了好,更何况他二人都明白,肯表露出来的难过失望都会平复。
路还长,就算同行者寥寥无几,也还有你我可以相守。守着彼此,也守着这条路。路还长着呢。
二人对视一眼,藏不住的默契。那是两心相知。
“你别动,我给你拍一张留作纪念。”
“纪念什么啊?”
“随便的事,我愿意纪念苹果好吃你也管不着知道吗?”
“德性。”
话是没溜,笑可是真的。至于纪念的到底是什么,咱们就假装真是苹果好吃吧。
END

我愿我呀 一生都在规矩内